贾平凹的小说世界为何这般

小说 2018-11-09 16:44:46

  ,深秋。11月初,一间宽敞的会议室里,贾平凹端坐在桌前,安静聆听评论家、作家们的发言。因为著名作

  家的身份和作品的高产、畅销,他时不时就得在这样的场合亮个相。有人称,贾平凹是中国当代文坛的一个符号。可很多人并不知道,他当年也经历过多次退稿;很多人不知道,虽以小说著称,却也有人夸他散文写得更好。在几十年中,贾平凹用一支笔,几乎写遍了俗世生活的形形色色。

  上山砍柴、下地干活……在他还很小的时候,生活就了他什么叫。由于受到父亲的一点儿,招工、招兵都没他的份,好不容易才捞到一个上大学的机会。

  那时,贾平凹没啥存在感,就是爱看书,爱写东西。他曾经说,不知道以后要干什么,所以开始搞创作,也没人教你,就是慢慢摸索,凭志趣来学习。

  稿子源源不断给人家投过去,然后又源源不断被退回来,他没气馁。把退稿信贴在宿舍架子床旁边,当作一种激励。

  有那么一回,作品在上发表了,心情自然是好的。捧着回学校的上,贾平凹觉着所有人都对自己笑,还一个人坐在校园树林里,把文章看了一遍又一遍。就像赛跑一样,开头刚一起跑,给你掌声或嘘声,都不在意。他一度这么形容那股子高兴劲儿,你只能是无限往前跑,不停地跑,到最后,获得了掌声才是真正的掌声。

  他先当了几年文学编辑,一边看别人的稿子,一边写自己的东西。随着《满月儿》《果林里》的发表,贾平凹这个名字终于引起了评论界的注意。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商业化大潮来袭,下海是当时很响亮的词汇。也是在那个时候,陕军东征的文学现象出现了:高建群有《最后一个匈奴》,陈写了《白鹿原》,贾平凹创作出《废都》,引发人们阅读长篇小说的热潮。《废都》存在争议,有人评价它为当代《红楼梦》,有人说它涉黄,但也确实很火。诺贝尔文学得主莫言甚至评价过,如果不是因为有盗版的因素,它应该是中国销量最大的小说之一。

  贾平凹似乎并没有因为《废都》受挫。在此后的日子里,他的创作触角更大幅度延展开来,写出了《病相报告》《秦腔》《白夜》等小说,读者也因此认识了胡方、江岚和农民刘高兴们。

  他还相继拿下了鲁迅文学、茅盾文学等重要项。当年被退稿的小青年,终于成为了大作家。

  实际上,有不少人更欣赏贾平凹的散文。他也不否认这一点,曾有人说我的散文比小说好,当时我不服气。

  为此,贾平凹曾赌气似的暂时放弃写散文,专门跑去写小说,这是他后来散文写得少的原因之一。不过,他说在心底,自己仍然喜欢散文,因为我觉得写散文特别自在。

  贾平凹的散文内容宽泛,写自己的父亲母亲,写读书,《静虚村记》记录的就是生活琐事和感受。在《朗读者》里,著名演员斯琴高娃朗诵了贾平凹的作品《写给母亲》,不过几分钟时间,观众已经潸然泪下。

  他的散文集《自在独行》,上市两年来,累计发行数量超过100万册。当年的读者老去了,现在的年轻读者依然喜欢。贾平凹说,虽然时代在变,但是总有不变的,生命的东西没有变,爱没有变。他说,《自在独行》的畅销是一个鼓励,自己要好好珍惜这种,珍惜时间,,努力创作。

  在他心目中,不管小说还是散文,背后要有天地,就是张载所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开太平,这是大的东西。

  有一句老话你生在哪儿就决定了你,贾平凹生于陕西省商洛市,秦岭似乎成了他写作的一个宿命,以此为底色,描述了俗世中的人和事。

  有人说,不太喜欢贾平凹的书,觉着写来写去都跳不出早期那种乡土文学的框框;也有人说贾平凹写的东西耐读、戳,从《秦腔》到《祭父》,全是生活的痕迹,真实到近乎。

  三十多岁和七十多岁毕竟不同,所有的人生经历都会跟着岁月慢慢沉淀,渗透到文章里。回忆起当年,贾平凹也常会觉着,这没写好,那没写好。

  他说,好的作品起码要经过50年还有人阅读,才算及格,才称得上是作家。对照这个观点,自己也是极其一般的,这不是自谦,我一直在怀疑自己,就写了这么点东西,到现在还有名声,这是不是真的?

  想着想着,心中有时还多了一种悲凉的情绪。怀疑自己的贾平凹会继续写下去吗?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毕竟他曾不止一次这样说过,让我退休还没什么,但如果宣布不准我写作,我会特别痛苦。 上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