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热点 2018-11-09 16:25:42

  杭州网红打孕妇;余杭年轻妈妈为护子被狗主人致骨折;云南文山出台“史上最严遛狗”,其中一条“7点至22点遛狗”……近期,“人狗冲突”密集发生,引发了网友的热议;但“人狗之争”从来都不是狗的问题,从根本上而言还是因立法规范与文明素质培养不足造成的冲突所导致。

  对此,金华市民怎么看?面对“人与宠物”的冲突,金华相关部门有哪些措施?记者展开调查。

  云南省文山市发布的“关于加强文山市区犬类管理的通告”中,最引人关注的条款是,携犬出户时,犬只必须使用束犬链,犬链长度不得超过1米,并由成年人牵引。早上7点至晚上10点溜犬。此外,新规中还涉及养犬人必须对犬只进行免疫、市民携带宠物搭乘公共交通工具规范、宠物不得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等内容。

  “史上最严养犬办法”一经发布,也成为了金华网友热议话题。有人觉得,新规虽然严厉,但有力回应了的关切。这一办法“对正在伤人的犬只,普通人如何自保或见义勇为而免于麻烦?对流浪狗哪些部门有管理权?”这两个犬类管理中的难点,作出了明确的,给出的措施也很接地气;同时给出了具体的遛狗时间范围,甚至有人希望该能作为模板推广到全国。

  他们认为,让养犬真正规范起来,有助城市文明建设。还有人讲述了自己在小区公共区域诸如宠物随地大小便、被宠物追赶等种种尴尬之事,认为人宠能够“错峰出行”对双方都有益。

  市民郑先生家住市区道院塘,他表示自己和家人就经常受到不拴狗绳家养犬的困扰。“每天晚饭后散步时间,小区附近就会有挺多人带着狗出门遛弯,其中不少是不拴狗绳的。紧跟主人的小狗还好,有的脾气不好的狗简直比摇大摆多了,得就好像不是给人走的而是给狗设的。”郑先生说,他家孩子就曾被狗叫吓坏,这之后不论看到什么狗都会害怕,这其实就是不文明养狗带来的连锁反应。此外,小区草地上的宠物大小便也让人不厌其烦,有时不幸“中招”坏了一天好心情。

  点赞的网友认为,有效的养犬管理制度确实需要主管部门落实对违法行为的监管,对不文明的饲养行为加强督查和惩治,相关部门也应该总结经验不断完善工作方法。

  文山新规走红网络,对于遛狗时间的细化同样成为网友争议的焦点。除了点赞者,也有市民提出,新规执行,意味着主人遛狗需要“起早贪黑”,不太人性。特别是晚上10点后集中遛狗,对小区居民也存在噪音干扰的可能。他们认为“起早贪黑”遛狗,养犬人和监管到位都很难执行,在短时间内集中遛狗,还容易发生伤人事件。

  市民孙女士家里养了一只泰迪犬,她一直以来非常注重文明养犬。对于“起早摸黑”的遛狗要求,她觉得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的结果。其实,对于不文明养犬者,“狗友圈”也一直在呼吁提醒,公文明的维系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她认为,虽然有很多不养狗者赞同文山新规,但这反映的只是基层犬只管理不足造成的社会情绪,而不能说明这种“一刀切”的真的合理。“对于不守规矩的养狗人,确实需要严厉;但对于规矩养狗、遛狗的人而言,这也损害了我们的合理。”

  也有市民认为,解决遛狗难题实则可以寻找折中的方法,如果主人遛狗牵绳不随意遗弃、在外狗便、人多处给狗戴嘴套、看见老人小孩孕妇知道主动避让、不让狗乱叫扰民,就可以实现人与狗的和谐相处。

  据文山当地执法部门数据显示,新规发布以来,从执行效果来看,养犬人的自觉性大大提高,白天在街道或小区几乎看不到有人遛狗,市民在时间遛狗也都会给宠物佩戴狗绳。队员每天劝诫违规养犬人的数量也从十多人下降到四五个。这几天已没有接到关于市民违规遛狗的投诉,而在过去,这样的电话几乎每天都有好几个。

  记者了解到,其实早在今年8月13日,我市就已经正式发布了金华市养犬管理公告,并将在今年12月31日正式实施。以地方性法规的形式对市民养犬进行正式规范,执法部门执法有了明确的标准和依据。金华也是我省除杭州、宁波外第三个对养犬进行地方立法的城市。

  金华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我市的养犬管理规范没有对遛狗时间进行,但对养犬的范围区域、行为方式、犬只经营,以及主管部门的职能分工和违法处罚标准等进行了全面规范。其中要求养犬人应当依法养犬、文明养犬,遵守公共秩序,社会公德。饲养犬只不得妨害他人生活,不得卫生和公共设施。鼓励养犬人对饲养的犬只实施绝育手术,并对养犬人应当遵守的详细点进行规范:比如,在重点管理区携带犬只外出时,应当为犬只佩戴犬牌;在楼道、电梯及人员密集场所,应当采取怀抱犬只、收紧犬绳贴身携带犬只或者为犬只佩戴嘴套等措施;不得携带犬只乘坐除小型出租汽车以外的公共交通工具等。

  犬类问题整治一直是难点和重点,同时也是我市文明城市创建的一项重要内容。金华市养犬管理的出台,对市民日常养犬溜犬提出了明确的行为规范;既有利于犬类问题的解决,也了其他住户、市民的正常生活和安全,同时为文明创建添砖加瓦。的文明养犬观念需要长期春风化雨般的潜移默化,不能操之过急。